首頁
>> 新聞中心 >> 理論研究 >> 學術論文
“國內極限高空運動挑戰第一人”墜樓事件刍議
作者單位:宿遷市宿豫區人民法院 作者:胡發富 發布日期:2018-04-12 字號:[ ]

[摘要]

每一位致力于極限探索的勇者,都是值得筆者尊重和仰慕的英雄。一個年輕的鮮活的生命就這樣溘然而逝,筆者表示惋惜以攝影、自拍、表演、挑戰極限等等爲目的攀爬建築物者早已不乏其人。目前,爬樓尚不屬于中國極限運動協會界定的運動範疇。爲了更加科學地規範爬樓運動,筆者略提些許建議,以爲美芹之獻,僅供參考。

[關鍵詞]

事件  爬楼  建议

一、事件回顧

如果你喜歡看緊張刺激的高空挑戰極限運動,那你很可能看過“極限-詠甯”拍攝的照片和視頻。2017年11月8日13時許,自稱國內極限高空運動挑戰第一人的吳永甯在湖南長沙華遠國際中心墜樓。當地警方通報稱,其死亡原因系高空墜亡,排除他殺。每一位致力于極限探索的勇者,都是值得筆者尊重和仰慕的英雄。一個年輕的鮮活的生命就這樣溘然而逝,筆者表示惋惜。

其实,以攝影、自拍、表演、挑戰極限等等爲目的攀爬建築物者早已不乏其人。

1974年8月7日,法国杂技大师菲利普·佩提特(Philippe Petit)和他的同伴们逃过纽约世贸大厦保安的监视,在两座塔楼间架起钢索,在离地400米的高空,佩提特成功完成了走钢丝表演。

2007年,法國“蜘蛛俠”阿蘭·羅伯特便因從外立面徒手攀爬金茂大廈,被上海警方處以拘留5天的處罰並遣送出境,同時被限制入境5年。

2007年3月20日,法國“蜘蛛人”阿蘭·羅伯特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往雙子塔樓頂攀爬。羅伯特是世界著名的攀爬高手,曾征服過世界各地的70多座高層建築。這次,當他爬到大樓第60層時被馬來西亞警察拘留。

20113月28日,阿蘭·羅伯特成功登頂當今世界第一高樓――阿聯酋迪拜的哈利法塔。應主辦方要求,羅伯特此次攀爬哈利法塔利用了繩索和一些特殊裝置。

2014年2月,有“俄羅斯攀頂狂人”之稱的攝影師馬霍羅夫和拉茨卡洛夫在沒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況下爬上當時還在施工中的“中國在建第一高樓”上海中心大廈的頂部塔吊,高度近650米。隨後,上海中心大廈發布公告呼籲社會各界人士愛護生命,遵紀守法,不要擅自進入在建工地,更不要跟風效仿有關高空攀爬行爲。

......                                             

二、爬樓簡述                                           

前述高空挑戰,網絡流行語稱之爲“爬樓”,圈裏人有的美其名曰“屋頂文化”。据了解,爬楼是极限运动的一种,在极限运动里的名字是“Rooftopping”。Rooftopping 现状的来源是加拿大多伦多市一个叫湯姆·瑞博(Tom Ryaboi)的人,2010年的一天,在多伦多金融区,他跟一个叫詹妮·弗蔡(Jennifer Tse)的朋友一起爬上了一幢楼的屋顶,在屋顶上,詹妮弗坐在边沿上,开始用鱼眼镜头的照相机拍她的双腿。瑞博站在她的上面,拍了一系列共六张照片,这一组照片,叫做 “I'll make you famous” (我会让你出名)。其中一张照片是从上面俯视她拍的,照片的画面是她孤零零地坐在高楼顶上,她的双腿半悬在空中;楼垂直得如同悬崖,往下看,都是密密麻麻像蚂蚁般大小的人。瑞博回家后,修改了图片,然后在网络上分享了。一天之内,这张照片被几十万人看到了。过了几天,他一鸣惊人——那天,他一起床就看到邮箱里收到了来自包括英国的BBC、美国的国家地理、多伦多太阳报等在内的多国媒体的五百多封电子邮件。多地报纸都发表了他的照片,写了关于他个人的文章。过了几个月,他成为了多伦多最好的播客的照片编辑,同时卖掉了他的很多图片。现在,他的Instagram(照片墙)拥有几十万粉丝。这是rooftopping 新运动的开端。只要你看一眼那些Instagram 帐号,就能看到,在几乎所有的世界大城市,如巴黎、伦敦、深圳、迪拜、莫斯科等,都有人爬到樓頂上拍下那些使人眩暈的照片。大概就从那会开始,这个文化形成了一个圈子,在各个地方,都有着这么一部分人群,将自己征服这所城市的高楼分享在 Instagram(照片墙)。而参加Rooftopping的人在国内被称为“爬樓黨”(或“爬楼族”),最早指的是摄影爱好者,他们为了想要的拍摄角度而爬上高楼,在制高点获得完美的取景,只为拍出特别的城市照片。很多人不理解爬楼,觉得太危险,但在爬樓黨看来,“有图为证”会让他们想冒更多的险,登顶俯视一切,拍出更多精彩画面。爬樓黨,一个从高处俯瞰城市的群体,一个用不同视角记录城市面貌的群体,他们征服摩天大楼,丈量城市高度,诠释着都市的攀登精神和探险精神。他们是一群身处都市,却存有攀登和探险精神的人,往往不采取安全措施,单凭强大的心理素质和个人小心谨慎爬到千米高空。这些狂热的摄影爱好者们已经不满足于地面普通的机位,这些城市中的摩天大厦成为了他们渴望征服的目标。站在城市之巅,俯瞰自己深爱的城市,天地间风云变化,新旧城历史变迁,豪爽之情溢满心胸,那感觉无法言语。他们取出相机,从各个角度拍出令人屏住呼吸的绝美城市风景,实现“爬楼”的真正目的。当北京、上海和深圳等一线城市的爬樓黨声名鹊起时,许多小城市的爬樓黨也在努力登高远望城市,这个新生的群体犹如燎原之火蔓延全国。无论是在青岛这样的省级城市,还是清溪这样的小镇,都能看到一座座熠熠生辉的建筑拔地而起。在不同的时间,换个角度看一座城市,你会对钢筋混凝土的城市森林有种不一样的理解。爬樓黨用他们的镜头,带你去认识每个城市最迷人的一面。土耳其诗人纳乔姆·希克梅就曾写道:“人的一生中有两样东西是永远不会忘记的,这就是母亲的面庞和城市的面貌。”经发展之后,出现了一部分以尝试高难度、高风险的动作为乐的人。爬樓黨这一群体也变得各有所好:有的是摄影爱好者,他们为了追求新奇、好看的照片而爬上了高楼;也有一些是为了寻刺激,获得成就感等等。爱好爬楼的人往往会把拍摄的具有視覺沖擊力的照片或視頻上傳到網絡,由此引發大量網友的點贊和評論。

目前,爬樓尚不屬于中國極限運動協會界定的運動範疇。中國極限運動協會官網上,對極限運動的含義做出了界定:極限運動不僅追求競技體育超越生理極限的“更高、更快、更強”,它更強調人們在跨越心理障礙時所獲得的愉悅感、刺激感、成就感和滿足感。極限運動獨有的文化、精神、運動這三個屬性使極限運動成爲一個創意性體育運動,其具有無限延伸性,永遠在時尚、新奇的最前沿。從1999年首屆全國極限運動大賽開始,近二十年來,極限運動的普及性和認知度越來越高,成長爲具有一定規模、一定水平的專業運動項目。該官網顯示,包括跑酷、街道疾降、極限輪滑、漂流等16項極限運動得到官方認可和推廣,但爬樓尚不在其內。中國極限運動協會秘書長劉青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正常的極限運動是健康的、具有一定群衆基礎且能被大衆所喜愛的時尚運動,強調娛樂和文化元素,需要經過特殊訓練,在特殊場地有組織、有保障地進行。

三、建議

爲了更加科學地規範爬樓運動,筆者略提些許建議,以爲美芹之獻,僅供參考。

第一,立法機關可就爬樓運動事項專門立法,將合法的爬樓活動與違法爬樓活動更加科學地、合理地區別開來;

第二,執法、司法部門科學規範執法、司法標准,罰教結合,重在教育,以避免危及爬樓者人身安全、第三者人身財産安全、擾亂社會秩序和危及公共安全的違法爬樓行爲、事件甚至案件發生;

第三,將爬樓運動考慮納入中國極限運動協會界定和管理的極限運動,從爬樓運動場所、運動時間、運動主體條件要求、必備防護設施設備等多方面規範對爬樓運動的管理,但必須做到安全風險可控,以滿足一些高空極限運動愛好人士的愛好和需求,也利于更好地保證安全。                  

第四,自媒體、網絡直播平台要自覺遵守我國網絡安全法、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等相關規範性文件,可以采取提高准入門檻、明確傳播題材、設置審查標准、規範用戶行爲、事先審核內容、事後跟蹤監管、嚴厲處置等措施,規範網絡用戶在平台傳播視頻的行爲,禁止傳播和炒作可能危及人身財産安全、擾亂社會秩序、危害公共安全的視頻,並對違反規定的網絡用戶采取刪除視頻、斷開鏈接、限制上傳、封鎖賬號等處罰措施,從而促使包括爬樓者在內的網絡用戶審視自身的行爲,重視人身安全,並使自己的行爲符合法律法規的要求。同時,如果視頻內容涉及一些帶有危險性的項目,則網絡直播平台可在平台界面及視頻播放界面作出一定的安全提示,警示網友和觀衆。

第五,廣告商、經紀公司、視頻直播平台如與爬樓者簽約,務必要遵守相關法律法規,重視和保護爬樓者的生命健康權。

第六,建築物所有人、共有人或管理人要對爬樓行爲加以監督管理,自覺拒絕危及爬樓者人身安全、第三者人身財産安全、擾亂社會秩序和危及公共安全的違法爬樓活動;

第七,爬樓者要遠離危險,珍愛生命,攀爬高樓等建築物時要自覺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等規範性文件的相應規定,保持身體健康狀態,熟悉攀爬附近環境,采取安全防護措施,切莫爲了人氣和收益去铤而走險,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在生命面前,粉絲、人氣、經濟收入這些東西都不重要了。就連“歐洲高空鋼索之王”的弗雷迪·諾克也曾說過:“最好的極限運動員是要保障自己的安全。”

第八,社會各界人士要遵紀守法,愛護生命,自覺克服獵奇或炒作等心理,不要跟風效仿違法爬樓行爲,不要收視收聽有違法爬樓內容的網絡直播節目或視聽資料,不要充當違法爬樓者的粉絲,不要給違法爬樓者點贊或打賞。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